Incredible India, AIESEC 印度志愿活动

This is the report I submitted to AIESEC after my India Volunteer Trip. I miss that place, I had great time there.

Hi!

非常抱歉这么晚才上交这份报告, 因为不交好像不给退deposit呀。不过呢, 这批去印度班加罗尔的EP中, 我算是拥有最好体验的那几个, 如果不交点什么也真是说不太过去了。

我是一个喜爱文字的人, 在印度的时间中, 有的时候也的确会感到被写作的激情所灼烧。那时候写下的一片段, 现在看起来恍如隔世却又不失真实。真实与迷幻又好似有多大的区别呢?

那就把写在那段时间的文字先行放上来吧。

去的路上

去的路上总不会是一帆风顺的, 因为那颗心为了那片新的世界而加速跳动

♠  7月6号

其实从香港check in到现在已经很久了, 我一直没有说话, 因为我为自己的愚蠢感到耻辱啊! 买虎航的廉价机票托运是要单独买的, 网上说现场会稍贵一点, 没想到贵的要死! 我25公斤单程cover要4000rmb左右(我机票才3900啊), 当时离登机就1小时, 我用了最少的时间挑选了最少分量的东西, 准备的大部分东西都叫我舍弃(感谢免税店oriental rich的店员答应给我看行李, 感谢春喧临时取消工作帮我来机场拿回舍弃的行李)。最后带着8kg的行李出发了, 我真的是裸奔去印度了, 而且可恨的是 香港机场付拖运费连个mastercard都不能用, 还让我来回exchange, 擦。最后我的座位是01A, 可以想象我最后一个进机舱了吧~

到新加坡更是笨到要死, 因为单独买行李的托运是分航段的, 转机后需要自己去拿行李再次check in, 这下傻了, 没有新加坡visa没法入境, 行李拿不了, 我尝试填了张入境表格, 拿去办理, 人家问我要不要进新加坡, 我说要啊, 但是只拿行李, 最后被带去一个独立的办公室, 一会一个说中国 话的人说, 你不能入境, 否则将会遣返我, 我去! 那就一条路了, 继续被坑爹的虎航剥削呗, 果然有这个服务, 20新加坡元另付下一航段的拖运费, 我当时刷卡的时候决定今晚去厕所面壁。

后来, 在information desk遇到一个台湾人在申诉, 他睡过头错过了航班, 但是他不能说英文, 凌晨两点机场又没有人, 于是我就给当翻译, 从问讯处到海关一直跟着, 这家伙一路都在给我说他有次从旧金山到佛罗里达也是睡过头错过了班机(又是睡过! ), 但是老美直接让他坐了一小时后的另一架飞机, 但是老兄, 你和我一样, 买的是坑爹的廉价航空啊! 海关的人说他的票已经作废, 他必须要在时限内离开机场, 否则拘捕, 出去重新买票(台湾人倒是不需要visa就能进去新加坡), 好家伙, 这人全身就那一张机票, 一个台湾护照, 没有任何行李, 身上也没有带钱和 卡, 我叫他出去后赶紧找网络让台湾的家人朋友在网上订票, 怕他饿死, 临走给了 200hkd(妹啊, 我钱包就剩几张富兰克林啊! ! ), 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骗子, 不过他好歹也很有诚意的问了我的联系方式, 也留了他的。人说香港空调开的猛, 新加坡更甚之吧, 我包包里没有长袖, 现在在这里打字冷到手抖。

不说了, 总结一下, 愚蠢一半因为你的智商, 另一半因为你的见识, 这次的廉价航空就当是第一次出国交的学 费吧, 买国际航班真的有好多学问, 去哪儿或者同程绝逼不可能告诉你所有东西。就在刚才, india那边的manager告诉我明天和我一起到的还有我的队友, 来自德国的妹 子lisa, 叫我和她一起拼车过去, 于是我又紧张了, 该怎么和外国人, 还是外国妹子拼车啊! 谁TM掏钱啊!

回过来看,那时的我还没有从毕业季的紧张气氛中摆脱出来, 拖着疲惫的身体, 用两天左右的时间收拾了行囊就上路了。走之前 还拜读了某位EP去年写下的报告, 又是堵车差点误了飞机, 又是大姨妈突然来到打乱计划, 似乎去的路上并不会是一切顺利的, 不自觉的也提高了警惕。但是还是遇到了一些状况, 不太不小, 想 在看看似乎也是很有趣的事情。新的风景, 新的人, 新的故事, 新的挑战, 如果没有料到这些还去交换那就说不过了。

印度的秩序-我一开始不懂, 现在也不太懂

如何在新的环境中理解他的秩序与规则对于生存有着重要的意义, 也是你理解 他的基础, 否则, 你的理解始终都是有色眼镜中的自欺欺人

♠   7月第26天

我是有个小本子的, 上面记录了来印度路上经历的有趣的事情, 但到达住处后, 我实在找不到一个舒服的地方写字, 渐渐地也就没有在记录了。最近几天我爸一 直说我, 问我为什么不分享一下在印度的所见所闻。我实在抵不住追问, 就回到并不舒服的卧室, 写下一点我到底舒服不舒服的思考。

我是7号到达的印度, 凌晨一点多。

按照原计划, 我要搭讪一位邻坐的乘客, 好有个伴一同出机场, 同时也提前了解 一下印度的情况, 学点基本的会话。不过满满的飞机, 唯独我旁边那个座位是空 的, 面对这个尴尬的情况, 我预感自己可能以错误的姿势进入了印度。邻坐的邻坐是一位穿着印度传统衣服的老太太, 我数次试图和她进行目光交流都被无视, 飞机起飞前, 这位老太太拿出了一盘我后来知道是BIRIYANI的印度食物, 熟练的用右手搅拌米饭和酱汁, 满满一盘米饭, 起飞前刚好吃完......

过关后我选了个座位, 开始等待我的第一个舍友, 来自德国的Lisa, 她将会在一小时后到达。刚刚调整好坐姿, 突然有人拍我肩膀, 什么情况! "你也刚到班加罗尔吗? ", 这个叫敖弦的开朗姑娘用中文击碎了我第一次成为“外国人”的神秘感。 也罢, 有个伴在机场过夜了。她给我讲了很多她的旅行计划, 她去过非洲做过志 愿者, 这次印度之行结束后马上又会去伊朗旅行, 听着她兴高采烈的讲解, 我也不好意思再纵容我的困倦了。隐约地, 我开始意识到我期待的东西正在向我靠近, 一个新的世界。

事实证明在这里认出一位欧洲人 和在中国认出一位黑人一样容易。 我顺利的在机场的电话亭接到了 Lisa. Lisa很胖, 一开始有些小小的失望, 因为之前有人告诉我德国的女生还是挺漂亮的。不过好在这是位有意思的胖女生, 她前胸后背都有纹身, 鼻子和嘴唇上带着穿刺, 过不了几分钟就要 抱怨为什么没有吸烟的地方(实 际上我第一次遇到印度警察就是 因为她抽烟被抓住)。同时, 她主修欧洲历史与文化, 在她对自己专业嗤之以鼻的同时却让我习得了不少东西, 她喜欢摇滚(后来, 波兰的Kuba, 意大利的 Federico以及Lisa成了我的摇滚启蒙老师, 从Led Zeppellin, AC DC, Rawwstein到 Bob Marley, 让我目不暇接), 喜欢狗, 喜欢粉红色, 讨厌照相, 讨厌黄色眼珠的 Dainel(我们所在NGO的负责人), 讨厌浪费。哈哈, 我脑海中一下冒出太多她搞笑的事了。是不是跑题了, 的确, 回来。我们在机场呆到了早上7点钟, 在和EP Manager确认过接机地点后, 我们三人走向了出口大门, 外面就是那个据说一次绝对不够的神秘印度。

突然太多的图像冲向了我的大脑, 这也是我一直没有写出来的原因吧, 因为每一个片段都需要时间去消化, 而我不能在接受的同时消化太多的东西。

印度的神秘在于你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把这个看上去混乱不堪的地方整合在一起。你可以确认这种秩序的确存在, 但是你抓不到。这种感觉就像是你知道班加罗尔有公交车站, 但是你到了车站却不知道有哪些车以及他们去往何处? 一个印度朋友告诉我他会选择"diversity"来形容自己的国家, 在他自由的表情下我却感受到了他对自己国家的迷茫, 印度该走向那里, 成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 其70%的人口每天的生活开支低于2USD, 30%的文盲人口让我真心质疑他们怎么玩得起民主。宗教, 这种结合着迷 信的旧时代政治经济产物统治着绝大多数的印度人民, 我看到了真正虔诚的信徒, 他们的祈祷让我感动, 但是我也看到了那些拿宗教赚钱的人, 我讨厌把自己的神当做赚钱工具的人。印度的秩序到底是什么, 读不懂。

看不到印度的秩序, 但可以看到这里的混乱, 整个城市的马路上没有交通标志线, 各式各样摩托车统治了整个城市, 人们习惯了用生命赶路。出租车司机可以盘腿 坐在驾驶坐上以时速45公里在主干道上飙车, 赤着脚的印度男人可以脚刹自行车, 红绿灯只在几个重要的路口出现。不论前方有多少障碍, 司机总能在最后一秒改 变方向。在这里, 你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生命的威胁。不过牛在马路上真的是神一般的存在, 他们可以安全的在路上睡觉, 同时印度男司机又喜欢金发白种女人, 所以我想以白色母牛的身份进入印度是最安全的方式。

我住的地方很有意思, 舍友除了澳大利亚那片没来人, 其他大洲人都齐了, 很多有趣的故事。但是我吃坏了肚子, 实在写不下去了, 有机会慢慢来。照片都在相 机里, 就不配图了。

开始和这所城市共振

渐渐的你会发现, 城市就是一个人, 呼应着你的心情

♠   7月过了17天的时候

睡了12个钟, 11点出去买早餐, 花了3.5RMB买了一堆印度饼子, 一块一个的芒果买了5个, 回来煎了两个鸡蛋, 端着一杯雪碧去阳台解决了早餐, 心情大好!

记得刚来的时候我曾断言, 在这里你找不到安静的地方。因为噪音问题我换过一次房间, 起初的几天睡觉都要靠耳塞, 因为这里不但有激荡的摩托车声, 各种动物的鸣叫, 甚至还有战斗机的轰鸣(班加罗尔是印度航空航天的重要基地)。不过现在的我似乎能够从这种极度的喧嚣中寻得一些宁静了。

这种感觉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 比如在深夜坐上一辆有音响的auto, 听着脑后传来50 cent的节奏, 吹着迎面而来的夜风, 看着司机如波浪鼓般晃动的脑袋, 道路两边昏暗的灯光下不时窜出几只的觅食的猫狗, 看着邻坐朋友的面庞都被夜色加上了天然的滤镜, 纵使你现在身处一辆疯狂的的士, 你也不再担心任何 事情, 心中满满的都是自由的感觉, 希望这车永远开下去, 这夜永远夜下去, 音乐不要停, 朋友不要散。

再比如在闹市之中的体育场上和一群在我看来都一样的印度人踢球。我们是在一块本是篮球场的地方踢的, 球门是用两块巨大的空心砖搭起来的, 水泥地上满是沙子, 滑的要死, 穿着帆布鞋的我脚被磨得生疼。旁边的场地是一群正在 cricket的印度青年, 偶尔看到几个厉害的, 把球击的老远, 消失在天空中, 不再 回来。地面上的人这时候就开始疯狂的跑动, 虽然不懂到底是什么规则, 不过我已决定一定要玩一次。

足球场上, 除了来自波兰的kuba让我见识了无比精准的头球, 其他的人只是向我证明了印度为什么没有进入世界杯, 不过每当你拿球的时 候, 一定有队友大声呼喊“steven, pass! ”, 那种感觉真是有趣极了。时间到了 6点, 昏暗的光线和我糟糕的视力已经不允许我继续专注比赛了(我承认从那时起 我给中国足球丢脸了), 我开始看着球场边上正在生火的小吃摊, 逐渐亮起车灯的 马路, 还有结束criket比赛, 勾肩搭背离开场地的人们。对我来说这绝对是一副 宁静的画面, 永生的太阳给了地球白天与黑夜, 就在白天与黑夜交替的无数个日日夜夜, 地球不同地方的人却在近似的时段吃饭睡觉, 不同地方的人说着不同的 话却共享这对笑容一致的解释, 我们都爱运动, 我们都爱自由与快乐。此时此刻, 我和印度的距离近了一些, 平静在夜幕来临前的酱紫色下向我扑来。

再如食物。常言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 人, 按照咱们的土方, 水土不服时会取一些当地的泥土来服用。我定是不 会拿这里混杂着holy shit的泥土来 吃的。不过来这里三周, 体内的水也换的差不多了, 渐渐的喜欢了印度食物的味道, 之前抱怨为什么总给那么 多sauce让我难以收拾, 现在却总觉得还不够, 点餐的时候也会开始要求 给我辣一些的sauce, 也会开始尝试以前不愿尝试的小店。自己也开始用心准备离开后对这份食物的思念。

原来一开始就是我自己给自己设下了 一层看不见的墙壁: 洗澡不能张开嘴, 吃饭不能在路边, 果汁千万别尝试, 晚上不要拿相机(我后悔错过了多少的美丽), 没事不要瞎晃悠......诶, 我这是要打算在印度做一个中国人啊, 想到这点也明白了anna, amilie脸上不时露出的不满, 人家是要在这里做欧洲人呀,呵呵。

我承认即使想明白了, 自己也还是过不去某些坎, 比如在他们的饭馆里用餐。因为终究还是不放心。人们之间总是在不断试图信任的同时又在不断的怀疑。而你如果想要获得更多的平静, 首先请尝试去信任对方。

PS. kuba在床上看着动漫, jonny在睡觉, lisa再看印度的时尚杂志, 感谢睡在大厅的federico给的吉他伴奏, 让我在码字的时候不觉孤单。

小故事构成主线

我一直觉得琐事都是项链上的珍珠

7月快结束了吧 我想找几个故事, 提炼出一个主题, 但是总觉得牵强。后来意识到这是考试作文的框架, 所以还是单纯的分享几个故事吧。

♠   如何埋葬自己

我们有没有想过如何将自己埋葬呢? 或许在歌声里面我们可以大声的将自己深埋在名为春天的希望里。但是实际上, 就我来说, 却从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而这个问题就像我们需要水来生存一样基本, 只是我们都避而不谈罢了。

那天我们刚结束收获颇丰的Hard Rock Cafe之旅, 坐着颠簸的auto往家里赶, 司机开的很快, 我们都牢牢的抓着旁边的铁把手, 生怕在哪一个邪恶的减速带上就会被无情 的抛到空中。路上看见一片大空地, 被栏杆围着, 栏杆的尽头是一个带有十字架的大门, 我的感觉告诉我这是一片墓地。 于是就捅了捅坐在旁边的Lisa, " 看, 基督徒的墓地"。Lisa谈定的说, “我是绝对不会把自己埋在这 里的, 同时我希望我的父母也不要被埋在这里。” 她说完后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或许我只是想分享下我在闹市的bangalore发现了一大片基督徒的墓地, 而得到的却是 一串她经过思考的决定。那种感觉 就像是被苏格拉底的名言抽了一嘴巴似的。 Lisa想了想补充到“因为基督徒是必须埋葬在这样的地方 的, 但是我不想。我已经想好了, 德国有一个私人的墓地, 我可以去那里, 同时我希望我的父母也埋葬在那里。”我问她为什么, Lisa说, “因为那里可以将一部分骨灰带回家里, 这在德国其他墓地是违法。” “你不会觉得害怕吗? ”, “怎么会呢? 我想和他们在一起, 还有我死去的马, 我的狗。”

Lisa是个真实的人。

Lisa不是没有宗教信仰, 实际上她出生不久就被注册成为了一位基督徒, 只是她至今 也只去过两次教堂而已。她告诉我, 她不是一名基督徒, 她只是多多少少信点迷信而已, 她不想假装基督徒被埋葬在那样的墓地。我很佩服她, 勇敢而正确的考虑过自己的死亡。

“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 我一直抱怨自己没有时间停下来想想自己到底是要什么东西, 只是不断的从已经发生的事情中故作聪明的总结一点经验罢了。但是倘若这些已经发生的其实是本不该发生的呢? 如果这是真的, 那不断向后看, 不断的累计经验岂不是再不断的投资那些已经沉默的成本? 审视的生活是审视过去, 还是审视未来? 我习惯了审视过去, 习惯了以史为鉴。而忽略了审视未来, 审视最终的目标。这是我最不敢面对的部分, 也是所有困惑的源头。但我仍旧不喜欢所谓的N年计划, 虽然我知道这是无比正确的事情, 人人都应该制定。可能的原因一半是因为害怕, 一半是因为贪婪吧。好在我的心里已经知道了该如何开始, 这是最重要的, 我还不知道这条路的 名字, 但我能够感到尽头的光亮。

如果我学着Lisa思考一下自己的葬礼, 似乎想要的东西也会跳到我的眼前。我不要埋在城市, 因为这里没有我的花园, 只有属于我的楼层。我意识到了老家那一亩土地的 意义, 那里是我的花园。我要那里有棵树, 我要我亲爱的子女送我, 我要我喜欢的朋友在旁边, 但是不要有悲伤。因为我和我最爱的父母在一起。

看, 原来我要的也不多, 只要你从生命的最后看起。

如何衡量我的旅程呢

你是来做志愿者的吗?

那时是在回来的路上 记得上次在这里转机的时候是7.6号, 在机场待了23个小时, 中途参加了 free Singapore tour, , 看到了国庆表演的彩排。今日又来这里转机回国, 闲来无事看到新加坡留学的朋友发的 状态, 国庆的烟花似乎是已经绽放了, 意识到时间过得是多么的快, 一个多 月的印度旅行就这样结束了。

如何衡量我的旅行呢?

人们做事, 通常会在诸多理由中寻找最能在其周围环境中获得称赞的理由。 所以, 如果要为这次旅行"正名", 我大致会选择光荣的志愿服务来描述我的旅行。但 是这是不正确的。事实上志愿服务只是这次旅行的一小部分, 它是理由, 但不是过程。 所以我就不给自己戴高帽了, 真正的志愿者不是人人都能做的。

失去了光荣的名头, 是否一切就会黯然失色呢? 绝对不会, 相反, 在我看来她丰富的让我热泪盈眶, 一个月的记忆竟然让我在离别的时候流下那么 多的眼泪, 这样自然的眼泪, 第一次是初中毕业, 第二次就是这次, 大学毕业也有不少真挚的泪水, 不过那时有酒精, 有歌声, 所以不算。于是明 白原来再见也是那么的难说。我们不断的相聚, 加入新的环境, 又不断的分离, 分分合合的过程中, 离别的疼痛才检验了相聚的质量。如果以这种质量来衡量, 那我很满足我的旅行, 因此, 名头什么的, 其次吧。

还有大量的图片都在facebook。

Sincerely,
@stevenyfy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