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门教传教经历记

基本上是以流水账的形式记录的。14年底圣诞遇到两位长老,于是在15年的开头有了这次传教的经历。记录如下。

开场是长老介绍自己,两位都花大量时间介绍了其家庭的情况,大量家庭照片。之后是美国的长老做开场祷告,观看介绍视频。

根据短片,很久以前先知李海,奉主之名从欧洲携带家人跨越沙漠和大海,抵达美洲大陆,在上面发展了文明。在这之后1823年由一位先知少年(约瑟.斯密)在阅读圣经时发现一句话。(好像是,当一个人缺乏智慧时,要虔诚的向上帝祈祷),于是在一个树林中受到启发,得到了从金板上翻译摩尔门经的使命。从此获得了与旧约,新约相对的“另一本书”:摩尔门经。令人感到意外的是现任的主教先生是一位来自牙买加的黑人,非常年轻,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笑容很多,手拿经书,整部宣传片更像是一本书的推介。说句实话,如果整套宣传片换做是另一个人和另一本书,也会认为是自然的。也有可能是一直以来我都迷信化了宗教一词。越进行到后面,我越发觉得摩尔门是一门入世的信仰。至少当时我是这样看的。

不少人都提到这部经书让他变得快乐,而我一直都想问一个问题:“How”。但是宗教似乎避免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转念一想,其实这并不是难以理解的事情,就像你问一个快乐的人你为什么快乐,而他只会回答你我就是感到很快乐。怎能指望直接赋予你快乐呢?不像金钱的传递,可以无中生有。我想对于灵魂层面的东西,必须心中有,才会被传递。选择相信,预留出信仰的心田,才能被传递某种信仰。对于宗教,或许应该卸下迷信的色彩,认为是一种玄妙的魔术,赋予人特异的功能,而是一种填充物,填充灵中尚空的地方。不经让我想起我的启蒙动漫,EVA,被不少人说是一部带有宗教色彩的漫画,其中大量提到人类补完计划,完成补完的人类方可成为神。人不论从肉,灵都会产生空虚的感觉,而对其的补完应该就是宗教最大的意义吧,因此,也可以说任何一种补完人类空虚的东西都是一种“宗教”。靠自己的苦修可以补完,需要的是自己,目的是剔除所有引发空虚的源;也可以相信,能补完自己的是别人,需要不断的去爱和被爱,因此会进入一个团体,人们彼此补完。我想摩尔门是后者(有待观察)。

在这之前我问过一位基督朋友,被直接告知摩尔门是邪教。我在这一点上是迷惑的。你可以包容别人的意见,但你应该不应该包容别人的信仰呢?我应该是赞他虔诚还是骂其狭隘呢?不过在传教的过程中,我发现了摩尔门一些吸引我的地方。第一便是对家庭作为人类基本组成单位极大的赞扬,人们应该以家庭作为第一位,其教徒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修缮建立家谱系统。借由此让祖先也收到主福的洗礼。另外一点是禁食,摩尔门教徒会通过禁食来把节省下的钱交给有需要的人,我认为很好。天主教也有禁食,通过禁食的痛苦获得自己,增强对主的爱。伊斯兰也有斋戒和天课在五功之中。佛教对吃也是很苛刻的。食欲是很多宗教修行中必要科目吧。另外,对于相信爱情的人,摩尔门教认为婚姻的纽带在死后依然存在,再另一个地方依然是。是好是坏说不来,有美可以永恒吗?

期间我问到如何对抗自己的软弱。被要求读了一段经文,我觉得让我对软弱产生了不同的看待视角。

如果世人来到我这里,我必让他们看见自己的弱点。我赋予世人的弱点,使他们得以谦卑;我给所有在我面前谦抑自己的人的恩典是充分的;因为如果他们在我面前谦抑自己,并对我有信心,我必为他们使软弱的东西变成坚强 --以帖书 12:27

如何改变我的视角呢?我以为人们是因为被抛弃而被诅咒了弱点的,而或许真实不是这样,我们是被恩赐了弱点,以此得到完成修行的机会,通往美丽的应许之地。面对弱点是老生长谈,但是得知是被赐予弱点,多少让人多了份战斗的勇气。“生活是场修行”,我以前觉得是不得不的生活让我们选择修行,而或许其实是不得不的修行造就了生活。修行是必然,生活才是手段。

一个半小时后,传教以我自己的祷告结束。如何选择宗教我没有想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但是依然感谢这次的经历,14年底我的呼唤得到了应答,这是毫无疑问的。

对于传教的本身有几点观察:

  1. 传教的四位长老,二位来自加拿大,一位来自英国曼彻斯特,一位来自美国。其中两位来香港一年,却习得极其流利的普通话,我从没见过普通话说这么好的老外,相信我,他们和大山说得差不多。这让我不得不想心生佩服。宗教作为文化的一部分,他的流行和传播的人数有直接的关系,而抱着把福音传遍世界的抱负,基督赐予门徒雄辩的舌头,他们的确做到了,这种勇气和使命感本身就让我不由的颤抖。

  2. 传教的过程中,更多的感觉是这是一个组织/运作良好的大型机构,这种感觉和宗教给我的既有印象有所不同。可能是在大陆更常见的庙宇,人们的态度,让宗教披上了神秘的面纱。直接见到一个“运行”着的宗教多少有些恍惚吧。我并不反感这样。

Sincerely,
@stevenyfy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